您现在的位置: 宜春黄冈实验学校 >> 职能部门 >> 高中部 >> 正文

雨生

作者:高三(3)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11/12
 

雨,淅淅沥沥........

他站在公园空旷的草地上,白色的发在风中轻扬,灰蓝双眸无神地望着前方那片阴沉灰白的天空。精致白净的脸庞布满细密的水珠,毫无血色和生气。整个人瘦削赢弱,丝毫撑不起宽大的灰白的色外套。

一身墨绿色夏装的男孩从远处跑来,手臂挡着头顶,像一阵风一般从他身旁跑过。

“大哥哥,你在干什么?”男孩折回他前面,扬起稚嫩的脸庞,黑发伏在额头上流着水。瞳孔漆黑如墨,透着活泼与纯真。瘦小的身躯被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。

“我?我在等晴天。”他望着天空,如同一座雕塑。

男孩抹掉脸上的雨水,指向他的右后方,问“你不去那儿吗?在亭子里等,这样会生病的。”

他一动不动,“我就在这儿,哪里也不去。”

男孩看着他,他灰白色的外套,和外套上那些晶莹的水珠。

雨,不停不息......

男孩犹豫着,抓住了他垂在身侧的右手。

“到亭子里,我就见不到晴天。”

“万一雨不停,天不晴,怎么办?”

“不会的,我好不容易才在今年夏天回来这里,特意在夏天,他会来见我的。”

“男孩仍旧握着他冰凉的手,不时抹去脸上的雨水。突然,男孩拉着他的手向后跑。

沉闷的,“啪”地一声,男孩摔倒在地,翻身坐起来,看着他的手,那一滴久久悬在他指尖的晶莹水珠,风雨从他们之间穿过,雨水模糊了视线,忘了抹,依然看着。

“我说过了,我哪里也不去,回去吧。”他的语气像水一样淡。他始终不回头看男孩一眼,他的眼里,只有那片天空。

男孩尖叫一声,爬起来向后跑,闪电划过,惊雷乍起。男孩回头看他挺直的灰白背影,摔倒,慌张地爬起来,踉跄奔跑。

他依然一动不动,灰蓝色的眼眸像死气沉沉的玻璃珠。

雨,最后还是停了,可是,晴天却迟迟不来。

脸上和身上已没有一滴水珠,眼睛闭上,睁开,再闭上,再挣扎着睁开,里面希翼和绝望作着殊死搏斗。

当雨再次下起来,男孩却回来了。

男孩站在他前面,高高举起手中的透明雨伞,他终于垂眸,看向这个换了蓝色套装,蓝得像一小片晴空的男孩。

“为什么,你明明在害怕我?”

男孩只是努力地举起雨伞,低着头不作声,他只好重新看向天空。

许久,他又说:“把雨伞拿开吧,不然,我就要消失了。”

“啊?”风吹过,伞落在地上。旋转,又翻倒,停下,男孩才恍然惊醒,捡起雨伞。

然后男孩就站在那里看见了他沐浴在大雨中波澜不惊的样子,这时,他布满水珠的右手吸引了男孩全部的视线。

踌躇着,他走回他身边,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让伞挡住淋在他身上的雨水。他飞快地抬头看他的眼,终于抬起右手,用食指触向他的手背,试探着用力,再用力,穿透了!他抽出手指,便带出一串水珠,与此同时,手背恢复如初。

男孩兴奋地抬头看他,却发现他正低头看着自己浅笑,眼眸像幽蓝的湖面一样泛起粼粼的光。男孩紧张地低下了头,转起雨伞。

“我在这里诞生,只能留在这里,所以不能去亭子里。”

“你.......没有朋友吗?”

雨水打在伞上的“滴答滴答”声格外清晰,是此刻唯一的不宁静。

“没有”

.......

“我知道的,妈妈说,夏天是一个下雨后立马就天晴的季节。所以,你要在夏天才来,对吧?”也许是累了,男孩停止转伞,转而轻轻握住他的右手。

“嗯。”

简短的回答后,是长久的沉默,他们就维持这个姿势,在风雨之中陪伴着等待。

男孩总是去抹他右手上的水珠,再看着新的水珠滴落,乐此不疲。清澈的水珠散发着莹白的光,然后,在他恒久的注视中,变成了璀璨的金色。

“谢谢你回来看我,陪我一起等,阳光很美,我很高兴。回去吧,我也很快就要离开了。”男孩抬头看他,迎着阳光,他仿佛是金色的,美得耀眼而温暖。

他松开了手,离开,影子在草地上缓慢地晃动。

“大哥哥.......你明年夏天能回来看我吗?”他转几下伞,问。“啪”收起,甩出华丽的水珠。拖着伞,继续走,“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雨生”。长长的叹息一般,伴着清脆悦耳的哗哗水声,风吹来,伞影颤啊颤,水珠闪啊闪,滑落,渗入草地。

男孩匆忙转身,说:“我叫晴阳哦!大哥哥!”然而,他站的地方,只有一滩迅速渗入草地的雨水,在阳光下,如同他笑时的眼睛一样泛着粼粼的光。

“你要回来看我,我叫晴阳哦,大哥哥.......

每一年,都有一个人在夏季的雨天,固执地站在公园这片空旷的草地上等一个人。

他说,他等的人,穿着灰白色外套,他灰蓝色的眼眸,笑起来时,就像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幽潭。

.......

“我叫晴阳,你呢?”

“我?”“我叫雨生,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
“等谁?”

“我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,他让我回来看他。”

“我陪你一起等吧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