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宜春黄冈实验学校 >> 家长学校 >> 教育宝典 >> 正文

【转载】哪个孩子不是好孩子?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/1/5
 

   盘山宝积禅师,是马祖道一禅师的法嗣,生平不详。有一天路过市集,见到一位客人正站在鲜肉摊前,准备买猪肉。

  客人对卖肉的老板说:“给我割一斤上好的肉!”

  卖肉的老板听了,放下刀,手插腰,说:“请问,哪一块肉不是上好的呢?”

  顾客当场怔住了,一旁的宝积禅师却幡然顿悟。

  后来,宝积禅师将其悟解告诉众人:“大智非明,真空无迹。心心无知,全心即佛,全佛即人,人佛无异。就是道了。”

  在禅门里,一般的学僧开悟,都离不开禅师的指导和随机点拨。而盘山宝积禅师,居然因为“一斤肉”悟道,看似偶然,实则还是用心。这也充分说明,道不仅在深山,法不仅在寺院,生活中的一切,无论是有情的生命,还是无情的草木,无不充满禅机,关键看我们是否心在道上。正如唐朝一位禅师的诗偈所云:“无处青山不道场,何须策杖礼清凉,云中纵有金毛现,正眼观时非吉祥。”

  这则公案,关键在“好”。我们往往会用主观见解,来判定事物价值,给它们贴上“好”和“坏”的标签。就像小时候看电影,总是一开始就想区分,哪个是好人,哪个是坏人。但这世界上的事物,哪有绝对的“好”,绝对的“坏”呢?关键在你是否喜欢,是否适合——适合你需要的,或者你喜欢的,对你来说就是“好”,但在别人眼里,可能不一定;不适合你需要的,或者你不喜欢的,对你来说是“坏”,但在别人眼里,可能又是“好”。

  一如屠户的反问:“哪一块肉不是上好的呢?”——关键是你想怎样吃。你想吃瘦的,需要的“臀尖”;你想剁肉丸,需要的是“夹缝”;你想炼油,需要的是“膘头”。

  同样,哪一个孩子不是好孩子呢?关键是你怎样看待。

  每个父母都会希望,自己的孩子是“好孩子”,每个老师也都会希望,自己教的全是“好孩子”,每个孩子,也都会渴望自己,能够成为父母和老师心目中的“好孩子”。所以,我们时常会听到家长说:“你要做个好孩子!”“好孩子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!”我们也时常听到老师说:“你要向××学习,做个好孩子!”“你们看××,他才是好孩子!”而被要求的、被教导的,显然还不是“好孩子”。所以,我们也时常听到他们,向父母承诺,向老师保证:“我一定要向××学习”“我保证做一个好孩子!”

  那么,什么是好孩子?或者说,衡量好孩子的标准是什么?对这个问题一直没有细想,查阅相关资料后,才发现,关于好孩子的标准,居然多如牛毛,也多如恶魔——非常可怕。

  美国学者里恩提了15条标准,以甄别优秀儿童,包括:知识和技能、注意力集中、热爱学习、坚持性强、反应性好、理智的好奇心、对挑战的反应、敏感性、口头表达的熟练程度、思想灵活、兴趣广泛、独创性、想象力、关心集体、情绪稳定等——当然,在这些方面,能力越强的,就越优秀,越是好孩子。

  而在中国,我看到一则资料,居然有不同类别的好孩子标准:一般的、或者说大众的“好孩子”,就有9条标准:有良好的学习习惯,学习刻苦认真,听老师和父母的话,有四样嗜好(这一条比较搞笑:第一是学习,第二是学习,第三还是学习,第四是尊敬长辈),团结同学,勤快、做家务,自觉主动学习,诚实、真诚、守信、拾金不昧,喜欢听父母亲讲述他们过去的故事,尤其是他们赤着脚走20多里路去上学的艰苦经历。

  那则资料里,还列举了好孩子的“传统标准”与“现代标准”以及“在家好孩子”的标准,而且每项标准,都标称“大众”系列,就是说,是一般的标准,似乎具有“普世价值”,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。但认真看了,似乎仍不够完全,比如说,还有某个地区出台的“好学生标准”,与时俱进地提出了独立性、创新精神、合作意识、辨别能力,等等。而在一本叫《父母做对了孩子才优秀》的书里,作者更是将好孩子的标准分为“内标准”和“外标准”:内标准是以幸福观为核心,围绕着“才华、爱心、德行、责任心”诸项;外标准则是“铜头,铁嘴,橡皮肚子,飞毛腿,凸凹有致,身体美”——没看具体解说,只觉匪夷所思。

  其实,不用看资料,我也知道,中国的好孩子标准只有一个字,就是“乖”。怎样的乖?第一,听话,不顶嘴;第二,学习好,习惯好;第三,不犯错,不调皮。而且这个标准,无论家庭学校,都可通用。许多家长、老师,也都以此管教和要求孩子:听话,叫作什么就作什么,是“好孩子”;成绩好,最好每门学科都100,是“好孩子”;很少做错事,很少调皮捣蛋,是“好孩子”——与此相反的,当然,就是不好的孩子。

  我不太想讨论这种教育方法的利弊,只是想说,我们的确为“好孩子”预设了一些几乎统一的标准,然后,一厢情愿地以这些极端而模糊的标准,去要求、约束和判别那些鲜活的生命,那些处于成长和发展变化阶段的孩子。而这,是非常可怕的现象。

  好孩子呢?一定是听话的吗?

  有两个刚进大学不久的孩子,违抗他们父母期望,主动辍学了。这或可算是严重的“不听话”了,换在我们这里,不知道该打多少板子。但他们两个,一个叫比尔·盖茨,另一个叫戴尔。而在很多年前,湖南的一个乡下伢子,性格倔强,非常不听父亲的话。有一次,他父亲要揍他,他便跑到池塘边,威胁父亲说,如果再过来打他,他就跳水自杀。这个人甚至影响到我们今天的生活——他的名字叫毛泽东。

  我也知道,很多父母,虽然认为自己的孩子不是“好孩子”,或不够好,但在他们心里,仍是爱的。老婆是别人的好,孩子却是自家的好嘛——他们认为的“不好”,不过是离设想和预期的,还有距离,所以他们的抱怨或指责里,多少有些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意味。可是,如果他本身就是铁,是一声好铁,为什么一定要成为钢呢?钢有钢的价值,铁有铁的用处啊。

  在学校这个层面,情况则要糟糕得多。教育上有个行话,类似江湖上的“黑话”,叫“生源”——“好孩子”招得多,生源就好;“好孩子”招得少,生源就差。生源好,质量就好,生源差,质量就差。就是说,孩子的好坏,影响并决定着“质量”。在学校,质量跟“重量”一样,是有“鸭梨”的,所以,为质量的“鸭梨”计,教师就要考虑“生源”,考虑孩子的“好坏”,也就会欣喜,或抱怨,为班上“好孩子”的多少。更可怕的是,以这种“好坏”为标准,给许多孩子,如不听话的、性格倔的、有心理问题的,统统贴上“不好”的标签,归到“生源差”的行列,并打入另册,对他们或以冷遇,或以讥讽。

  这是教育的悲哀。我们似乎忘记了:每个孩子,都是与众不同的生命,每个生命都来得很不容易,因此,每个孩子都值得我们特别的关爱和珍惜。他们也许还不成熟,不完善,不够美好——但是,有缺点、不完美,正是孩子天赋的权利;而通过学校和教师的引导,让好孩子变得更好、让不好的孩子变成好孩子,也正是学校教育的价值所在。

  有一次,沩山灵祐禅师看见弟子石霜庆诸在筛米,不小心抛散了一粒,就说:“这是施主的东西,不要抛散了。”石霜说:“我并没有抛散。”灵祐从地上捡起一粒米,说:“你说没有抛散,那,这个是什么?”石霜无言以对。

  “你不要小看了这一粒米,百千粒米都是从这一粒生出来的。”灵祐严肃地说。

  灵祐禅师的话,令人感叹——教育,其实也与筛米一样:对一粒米的轻视,可能生出对千百粒米的抛撒;对一粒米的珍惜,则可以拓展出一方教育的福田。遗憾的是,在我们今天的教育里,每天都有“不好”的孩子,在石霜那样的“筛米教育”中,因为“微有瑕疵”,而被残忍地淘汰出局,过早地被认定为“次品”和“劣质品”。

  看动画片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,感觉那些羊们,无论是喜羊羊、美羊羊、沸羊羊、暖羊羊,还是懒羊羊、慢羊羊,瘦羊羊……哪个不可爱呢?它们无不个性鲜明,既有优点和长处,也存在缺点与不足。甚至可以说,它们的可爱,不仅是因为优点,也因为它们的缺点——或者说,特点。如果只看闪光点,只要闪光点,可能有一只完美的羊,却很难有那么可爱的羊群了。同样的道理,如果我们期望学生只有优点,可能也很难有丰富多样的教学生活。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个性,群体的鲜活与快乐,正体现在个体的参差不齐和丰富多彩上。

  看一些优秀教师的案例,总不免感叹:再坏的孩子,到了好教师那里,都可能变好,就像,再好的孩子,到了不好的教师那里,都可能变糟——孩子毕竟是孩子,他是未定型的,他处于成长中,会因外界环境和因素而变动。有时,一个眼神都会让他们受到极大打击,一句赞美,也能让他们得到极大鼓舞。而且,谁也不可能知道,一个人究竟有多少潜力,有多大能力。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”的好孩子,我们见过不少;“浪子回头,大器晚成”的“不好”的孩子,我们也见得不少。只是,他们或许更需要我们的耐心和等待。

  六祖慧能在参学前,是个樵夫,以打柴卖柴为生。在市场上,熟人劝他放下架子,四处吆喝。慧能说:“买柴的自然会来,何苦奔波。”果然,就来了一位老者,看看柴说:“柴是干柴,可惜弯了些。”慧能笑着说:“弯柴不弯火,老翁是要买柴还是买火?”

  读到这则公案时,我不禁想起乡下老家人的一句话:“木匠眼里无废木。”刚好看到一则故事:一位教育局长,在一次校长培训会上,要校长们从一堆木料中找出一块有用的木头来。校长们不停地挑挑拣拣,最终,只有5个人找到了有用的木头,其余人看着面前的一大堆“废木”,茫然无措。这时,局长让他请来的木匠谈看法。

  “在我眼里,每块木头都是有用的。”木匠说,“如果我要做一张椅子:平整的,可以做椅面;较长的,可以做椅腿;短木,可以做横挡;就连一块小小的木头,也可以做榫子。一句话,只要用得恰当,所有木头都是有用的。”

  从杂志上看来的这则故事,结尾说,局长希望校长们,要求教师在对待学生时,做“木匠式的教育工作者”。故事毕竟是故事,这样的教育局长,不知道是否能够有,但木匠的话,无疑值得我们深思。每个孩子都是天使,每个孩子都是为了成长,才来到世间的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需要教育,也需要珍惜,需要肯定,也需要赏识。

  无论如何,他们每一个,都是“天地间独此一份”,就像那个屠户说的,他们每一个,都是“上好的”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教网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